中国新农村资讯网欢迎你! 收藏本站 | 设为主页

地方 北京 四川 山东 河北 陕西 广东 重庆 黑龙江 福建 江苏 山西 贵州 广西 吉林 湖北

首页 >书画名家 > 正文

丁永康:书法是这样练成的

2019-9-20 20:36:30
来源:中国新农村资讯网
本刊记者 孙宁

书法是这样练成的

——走进丁永康的书法世界


书法技艺源自部队大熔炉锻造

小时候的丁永康是在农村长大的,当兵之前没有拿过毛笔,没有正儿八经地练过字。那个年代还是推荐上大学,丁永康错过了机会,便当了两年赤脚医生,“文革”中期才有机会去当兵。

1973年12月,丁永康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驾驶员。一次,部队在大别山地区组织驾驶员进行山地驾驶训练,住在六安木材厂,丁永康发现厂里的一名会计美术字写得相当好,他便虚心求教,从学习写美术字开始,用粉笔在黑板上反复练习,个把月功夫就较好地掌握了等线体、宋体、新魏碑的书写方法。1976年,丁永康担任连队文书,经常要用美术字写板报、写口号。那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年代,大量的上级指示和精神要通过这种形式往下传递,由于要给领导写讲话稿、出黑板报、写材料等工作的需要,他便下决心练习写一手好字。

丁永康从上海籍战友那里借到了柳公权和任政的楷书字帖,利用业余时间临摹,练习毛笔字。同时,他还抓紧一切时间随时随处练习钢笔字。丁永康回忆说:“当时接触到书法字帖,真是如获至宝,部队的生活时常会觉得苦和累,可是一握上笔,我就什么都忘了,仿佛笔中有股灵气,更有股神气在激励着自己,一定要练出点真功夫。当时没有钢笔字帖,我就向字写得好的战友学习,坚持了两年,钢笔字和毛笔字都有了长进。”战友们则这样评价:“丁永康当了一年文书,相当于上了一年大学。”

1978年9月,丁永康以优秀驾驶员、党员、班长的身份从南京军区被选调到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分配在车队工作(营级编制)。由于他有过文书经历,文字书写基础扎实,车队领导慧眼识才,又让他当文书。在校务部组织的一次黑板报比赛中,丁永康技压群雄,一举夺得冠军。之后不到三个月,他就由文书被提拔为书记(排级干部)。

当时的丁永康,几乎把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在练字上。那时不像现在碑帖资料这么丰富,为了增加对书法常识的了解,丁永康利用晚上时间报名参加了当时北京书画研究社举办的书法培训班。丁永康珍惜每一次的学书机会,很刻苦,起早贪黑地学,连周末都用上了。有时夜里12点要查岗,他连觉都不睡了,一直临帖到查岗时。丁永康学颜、柳、欧诸体,取法欧书时间最久,用功最勤,后来遍临汉、魏等名碑。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军旅生涯不仅磨练了他的意志,也使他的书法造诣大有长进。

1987年,丁永康转业到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担任办公室秘书。工作之余,他笃志书法,孜孜不倦,从不懈怠。在办公室秘书岗位上,工作繁忙,无暇练字让他很是苦恼。他索性要求到系统工会去工作,因为系统工会有一项重要职能就是组织全国保险员工开展群众性文化艺术活动,包括举办书法、美术、摄影等艺术展览、培训,这样既能发挥自己的特长,做好工作,也有更多时间学书练字了。

“学习书法对于我来说,是由工作的需要开始,到后来对书法的喜爱,使得我在书法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以至于后来,我在部队提干,再到转业到地方很多单位都愿意接收,可以说字写得好是个重要的因素。到上世纪90年代,我已经写了大量的字帖,书法已在我的生命里占据了重要位置。书法对我一生的每个阶段都有影响。”谈起书法与人生的感悟,丁永康如是说。

笔耕不辍成就“字帖大王”

上世纪80年代,硬笔书法风生水起,受到大众追捧,很多人开始学写字,这是和整个中国的文化复兴、恢复高考联系在一起的。当时的书坛比较活跃,硬笔书法展览、比赛接连不断。丁永康心想何不借此检验一下自身的书写水平呢。1986年5月,在由中国现代硬笔书法研究会和中央电视台等23个单位联合举办的中国汉字硬笔书法大赛中,丁永康荣获一等奖,可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此后,丁永康又在全国各级硬笔书法比赛中获奖20余次,7次荣登榜首,成为硬笔书法界名家。当时和丁永康一样崭露头角的人不少,有的坚持下来了,后来出了不少字帖;有的没有坚持下来,荒废了也就荒废了。

不太长的时间里,丁永康获得了不少荣誉,但他并不满足。“人这一辈子,总应该为社会做点儿什么,为社会留下点儿什么,这样才有意义。”丁永康说,“当时的确感觉普及书法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不光是毛笔书法,硬笔书法也亟待普及,能写一手漂亮钢笔字的人少之又少。怀着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我决定投身书法教育,希望书法教育成果惠及更多人。”

言必行,行必果。丁永康以军人特有的韧劲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书法教育事业上。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他先后担任中国现代硬笔书法研究会、华艺习字会函授教学老师,与《金融时报》联合举办金融系统硬笔书法函授班等。

由于工作的原因,他出差频繁,教学不得不中断,且单纯的教学只能顾及少部分的点,于是他就改为通过编写书法教材来满足中小学生的练字需求,以期从面上惠及更多学生。

1989年,丁永康与田英章、卢中南、吴玉生、李培隽等合作出版了第一本字帖《硬笔书法欣赏、钢笔楷书》。1990年5月,由他个人书写的第一本字帖《小学生钢笔楷书字帖》出版了。“这本字帖的出版是通过新华书店征订,一次就发行了4到5万册,取得了非常好的销量。可以说我在全国硬笔书法比赛中屡获高奖,为这本字帖的出版奠定了基础,要说书写水平,我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由于当时市场字帖甚少,使得此帖能够编写出版且畅销。”丁永康直言不讳。

1994年,丁永康编写的《钢笔字书写新技法》一上市,就受到广大硬笔书法爱好者和中小学书法教师的欢迎,成为他们练习硬笔书法和开展硬笔书法教学的良师益友。此书发行20多年80多万册。而由丁永康编写的人教版及其他版本的学生同步字帖多次再版重印,影响了成千上万硬笔书法爱好者。经常听到一些朋友们说,“我是练习丁老师字帖长大的”,“小时候练过丁老师的字”……

1989年至1997年,是丁永康书写出版字帖的第一个高峰期,这几年里,他共编写出版了100多本字帖。这期间,丁永康工作之余不仅写字帖,还到西城少年宫书法班讲授硬笔书法技法。为此,他还研发了2项实用新型专利教学法,具有美观、准确、容易把握的特点,同时编写了《儿童铅笔字辅导》、九年义务教育小学语文《生字书写练习》等字帖,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深受好评。

为了提高书艺,丁永康还报名参加了首都师范大学首届书法本科班,经过三年系统的书法理论、文学理论、书法技巧的学习,拓宽了眼界,增长了知识。

由于机构改革及工作需要,丁永康重新调回办公室工作,又开始了繁忙的工作和应酬,根本没有时间练字。2003年,一位书商找到丁永康写字帖,丁永康这才重新拾起笔来,与此同时,丁永康发现,他搁笔的这几年,当年那些同他一起参赛获奖的书友们,好多人都坚持下来了,并取得不错的成绩,这对他的触动很深。借此机会,丁永康不仅重拾硬笔,还同时练起了毛笔,软硬兼施,双管齐下。不久,丁永康的楷书作品被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课本(七年级上册)选用。2003年、2004年,丁永康书写了多本学生同步练习字帖,由上海交大出版社出版发行。2005年、2006年,在朋友的影响下,他对硬笔书法的编写出版有了新的探索,采取竖排版式书写、筒子页印刷,开创了硬笔书法字帖出版的新形式和新品位。2003年后的十年,是丁永康出版字帖的第二个高峰,媒体对其报道无数,称其为硬笔书法字帖编写出版冠军和“字帖大王”。

传授书法技艺持之以恒

退休后,丁永康有更多的时间忙碌在自己毕生喜爱的书法事业上。丁永康还自嘲说自己在事业上不算有成,但总归不用为生活去奔波,所以剩下的时间就研究书法,抄点古文、写点长卷,怎么把字写得好点。偶尔给别人写幅字,别人夸“呀,这字真好!内容好,字也好!”丁永康觉得这样就行了,看着舒服、不较劲。对于写字的人来讲,经过多年的磨练,心终于能沉下来,人也坐得住了。

2013年,丁永康应邀与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合作,编写了中学七、八、九三个年级的《书法练习指导》,担任毛笔楷书分册编写者、硬笔行楷书分册书写者。2016年9月起,其硬笔楷书、行楷书被最新部教版全国统编教材中学语文课本七、八、九年级“读读写写”栏目录用。每年将有成千上万学生练习丁永康的字。在语文课本上使用书法家写的字还是首次,意义非凡,以往在语文课本上只是展示一到两件书法家的作品。

伴随着风起云涌的书法热,全国各地纷纷邀请丁永康前去讲学。仅2015年以来,受邀就达二十几次,经他辅导的人数近万。丁永康结合自己多年来学习与研究硬笔书法的经验与成果,就硬笔书法的各种技法,作了深刻和详细地分析讲解,并运用视频示范,课堂氛围生动活泼,教学效果明显,掌声如潮。丁永康在书法教学上可谓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他总是在课堂上认真示范,反复讲解。将一笔一画分解开来,将笔画的书写节奏化,起笔、行笔、收笔的运笔细节讲解得十分清楚,强调练习方法,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丁永康在湛江一中讲座现场为学校创作作品

丁永康为湛江一中师生举办书法讲座并赠送作品

丁永康为甘肃庆阳三中授课

丁永康向甘肃平凉十中赠送书法作品

丁永康结合多年书法学习与教学经验,自费录制了《丁永康书法“永字八法”视频教学一点通》公开课在龙门书局微信公众号等网上播放。同时,《丁永康硬笔楷书视频教学一点通》视频也在黄冈小状元信息平台和“丁永康书法”公众号平台上线,这是根据国家最新出台的汉字笔画笔顺规则编写的,示范书写规范,视频录制清晰,是辅导小学生练习硬笔楷书极好的网上老师。

“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从写一手漂亮的中国字开始。写好字是对中华文化的一种继承和理解。在练字过程中可以磨练自己的意志、提高自我文化修养。最近两年,我多次给中小学老师开讲座,这对于普及书法教育、推动书法进课堂意义重大,也是我多年的愿望。”丁永康说。

愿丁永康老师在人生的第二个青春,在未来的书法教学路上教育出更多的书法人才,为中国书坛的春天写下更加壮丽的华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