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农村资讯网欢迎你! 收藏本站 | 设为主页

地方 北京 四川 山东 河北 陕西 广东 重庆 黑龙江 福建 江苏 山西 贵州 广西 吉林 湖北

首页 >乡村茶馆 > 正文

一场流泪的宴席

2019-12-17 14:58:44
来源:中国新农村资讯网
王晓静

那一年师范毕业后,我在一所学校担任班主任。班里有个男孩很快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进班时的成绩是第一名,但总是低着头走路,看上去自卑而落寞。每到中午放学时,学生们都争抢着拥向食堂,只有他静坐着看书,好像一点也不饿的样子。有一次,我故意把教案忘在讲台上,在外面踱了十几分钟后回到教室,偌大的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一见我进来,慌得赶忙把手放进桌斗。我装作没看见,若无其事地说:“看我这记性,教案忘带了。”他正咀嚼着食物,尴尬地红着脸,朝我笑笑,赶紧埋下了头。我快步走出教室,眼眶不由得湿了,刚才看得分明:他左手一袋榨菜,右手一个馒头。十几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整天吃的就是这些!

我找到学生入班时填的家庭情况表。他的表里,亲人一栏只有爷爷奶奶,职业栏里写着:农民。他的父母呢?难道他是个孤儿?男孩苍白的面容一直在我脑海里旋转,我的心渐渐地变得柔软,又有些许疼痛。

那时住在教师公寓的我每天都自己做饭,有好饭菜的时候,就喊他过来一起吃。刚开始,他怎么都不肯来,满脸都是羞涩和不安。我劝慰他说:“这是对优秀生的奖励,只要在班里考第一名的学生,都有这个待遇。”我知道以他的资质会一直稳居第一。果然,他学习更努力了,不仅在班里一直是第一名,在年级里也是遥遥领先。慢慢地,他不再那么拘谨了,有时还会早早来,帮我洗菜切肉。而我为了他的自尊心,没把这事告诉任何人。

高考结束了,那个暑假,他在县城的一家饭店打工。有一次我经过那个饭店,看到他正满头汗水地端着一摞盘子疾走,身上那件泛白的背心像水洗了一样,湿漉漉的。我背过脸去,心里酸痛不已,生活的重负不该早早地压在这个年少的孩子身上。

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时,他飞奔着来找我,兴奋地说:“老师,我考上了!”我激动地站了起来,我知道,那个学校是他的梦想。他忽然说:“老师,今晚我想请你去‘一品阁’吃饭,你一定要来啊。”他眼巴巴地看着我,眼里满是真诚的请求。我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他在饭店里大汗淋漓的样子,那是他的血汗钱啊!更何况,“一品阁”是我们这儿最高档的饭店,我怎么忍心花他辛苦挣来的钱?我不顾他的再三请求,果断拒绝了。

他大概看出了我的坚决,低着头默默地走了,走得很慢很慢。

我呆呆地坐着,脑海里满是他的背影。忽然,我明白了。他不能承受的是这三年来我对他的关心。这一蔬一饭之恩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单身的我经济上还算宽裕。但对于他来说,他必须报答,不管用什么形式。而我,剥夺了他的权利。所以,这种不能回报的恩情才会压得他直不起腰来。

我马上冲出去,朝着他喊:“晚上我们去吃饭!”他回过身,我从没见他笑得那样灿烂。

那顿饭我和他都喝了点酒,他说他早就知道,我说的奖励制度只是个借口,是为了能让他吃好饭。他的父母早亡,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家人之外的温暖。

那是我吃过的最辛酸的谢师宴。他趴在桌子上一直哭,我忍不住也掉下了泪。我相信,懂得感恩的他即使遇到再多的坎坷,也会微笑着走下去。